忍者ブログ

茜射之空

深紅天際,彼端幻世,烈風荒野,蝶花生息

2019/02    0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0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你说奈何桥,我说阳关道。世上诸多越轨人,只在梁间跳。 
大海面朝时,春暖花开早。祭我何须托杜鹃?自有斑斑草。”

在网上乱逛无意中看到这首词也有一个多月了吧,犹能记得当初的感受,岂止一盆冷水兜头浇下,简直是灵魂颤抖,醍醐灌顶,继而万籁俱寂。

可以说它都是陈句子,甚至可以喊抓偷诗的贼,然后那种冰冷的通透,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

你说奈何桥,我说阳关道。砒霜何尝不是蜜糖?越美好的回忆,越是痛苦的根源。枯坐孤岛自思自叹,笼中鸟南来雁何其贴切,这笼子是金丝的便罢了,偏偏残砖败瓦。

然而越是压抑,越是写不下任何东西。论文打印出来我都心疼纸!越长大越发现自己的一无是处,到末了连【自以为】最擅长的读书也是虚无!这两年无论是读的东西还是写的东西都是二十多年人生的最低谷没有之一,自己有怪癖,书非买不可读,图书馆的书总觉得有股风尘气,为写论文迎来送往倚门卖笑便罢了,闲书倒是一直借,借了没心情看,看了脑子里也没地方存放——其实我只是在为自己的堕落找借口吧。只是,若失去了“好读书”这一点,剩下的只有我自卑的份了吧。

写的东西,论文自己不敢看第二遍就罢了,写着玩的东西也不敢看第二遍。诗词全是水句子,除了合格律外一无是处(我还爱出韵!),小说写得像论文,平淡拖沓还极尽概括,完全是剧情大纲。那么我还能干什么呢?我早就人间失格了吧。这样的我,有什么资格说想读博士?我只是不满自己的浅薄,不满生活的蝇营狗苟,奢望故纸中会有桃源,然而却要用故纸中的桃源去制造垃圾,去混吃等死,自费出那些印数1000没人看的书?初心呢?我又有什么资格谈初心?想吐槽找不到人可以吐,对着QQ对着以成为平面头像的故人说这种种,感谢太平洋底的那根网线,可是,还有无数自己的日子等着我去过啊。

为了减压,改论文的空隙读毛批三国。突然想到了《水浒传》,我向来是脑残粉体质,当年在无数点名问卷中,“流落荒岛一定要带的书是什么”这一问题里,答案一律是金批水浒。十岁的那个暑假,把《水浒传》疯狂地看了二十遍,直到大学四年,金批水浒是我永远的枕边书。而来坡上时因为行李超重,扔掉了它。自此再没有摸过。读三国时我又想起了它,想起了林冲。

早在无知萝莉的年龄,林冲便是我最喜欢的水浒人物,加上“会作诗的武人”这个形象实在太戳我萌点,没错那时我痴迷诗词,尽管林冲那首“仗义是林冲,为人最朴忠”的诗几乎是打油,但脑残粉的属性让我至今觉得那是好诗。而十多年来,最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还是那雪花六出一泻千里中迸发的寒光与血光,再隐忍也会被命运裹挟着前进,然而这鬼怪肆虐的浊世,即便被茫茫大雪覆盖,依旧容不下任何清白。

"大雪飘扑人面,朔风阵阵透骨寒。

彤云低锁山河黯,疏林冷落尽凋残。

往事萦怀难排遣,荒村沽酒慰愁烦。

望家乡,去路远,别妻千里音书断,关山阻隔两心悬。

讲什么雄心欲把星河挽,空怀雪刃未锄奸。

叹英雄生死离别遭危难。

满怀激奋问苍天:问苍天万里关山何日返?

问苍天缺月儿何时再团圆? 问苍天何日里重挥三尺剑?

诛尽奸贼庙堂宽! 壮怀得舒展,贼头祭龙泉。

却为何天颜遍堆愁和怨......天啊,天!莫非你也怕权奸有口难言?”

想起二三子雪夜聚餐,自东湖归,便合唱这大雪飘扑人面。难道今日,我连这样的好友都不配再拥有了吗?

纵然壮怀得舒展贼头祭龙泉,又怎消解得萦怀往事?

每天活得如此无趣,和永生也没什么区别了。永生者的愿望,难道不是死吗?

PR
一大早爬起来和师姐去AFAX打酱油,号称亚洲动漫节,其实是各种崩坏的cos加singlish加奇贵无比的周边= =以及英文同人本= =倒也不乏惊喜,比如一进门就看见了APH剧场版的大海报,顿时泪流满面,居然可以在坡县的大屏幕上看到!

冲去看高达00的剧场版,不料是英文字母,看得一头雾水,后来索性不看英文,只听,居然比先前明白了一些,我究竟是怎样出国的啊啊啊

空调冷得要命,看完电影出来浑身发抖【也可能是饿的= =于是冲到food republic,端回一碗酿豆腐,然后神勇的倒上一碟辣椒,这回是真的泪流满面了

听师姐讲找工作的种种,颇有兔死狐悲之感。师姐说:“当年大学报中文系就是中二病”。话说,十七八岁的时候中二病也就罢了,老娘都22高龄了为毛要如此2的继续在火坑里挣扎啊T T

回家后一直在Nico上找各种地球歌求治愈,我一定要在毕业前过N1【底气不足中

未来就是白茫茫的一片水
剛把明史的論文折騰完。

每當寫歷史論文的時候,都會油然而生一種創造歷史的感覺,啊歷史是人創造的【其實是你亂編的好嗎?

本周對於過了大半年離休老幹部生活的我來說,簡直是噩夢,禮拜四上午研究小組開會中午找L老師談論文下午去上課順便交一篇論文一篇讀書筆記,禮拜五還有傳說中的presentation,我連present什麽都不知道啊不知道

肚子疼,抱著熱水不停的喝,不想改讀書筆記

早上坐在校車上想《枕草子》,內牛滿面,生活的趣味果然在於春夏秋冬,還穿著夏裝的我常有時間停滯的感覺,現在還是九月

今年入夏的時候我說,要過一個長達兩年的夏天了。

想回武漢過過秋天,雖然那秋天也是打醬油的,有一個禮拜么?

昨天,某师兄要我帮忙介绍女朋友。问什么条件,说了一大堆,最后总结起来三点:

女人。

正常人。

不是印度人。

你说,我们出个国容易吗?
好大的雨。

突然很想吃花粉想泡茶。

什么时候去China town寻觅下(寻觅到了也买不起TAT)

于是愈发想念滞留在家的大批宝贝们= =

看书没头绪啊没头绪

不想说话,也没什么好说的,两个世界,不管怎么样请不要打扰我身边的人好吗?
越来越觉得这样是没有希望的,大概从一开始就知道。

高三以后好久没有念书念的这么累了,我向来懒得无可救药,承认每天在图书馆从早待到晚是因为我实在,太无聊了,连老板都说,没事做,只好学习了。

无穷无尽的paper、seminar、presentation……以前于我来说不过是路人一般的英文单词,现在确是噩梦。越来越担心各种问题,以前不是问题的问题。

想某个人,整整十年了,然而今后我们的人生永远没有交集,永远,南洋北美,连千里共婵娟都做不到呢。

数一数,已经数不清堆了多少文献要看了。

recess week,city hall的夜景很美,china town简直是梦回九十年代,马六甲是个眼子,我晒黑了好多。

于是这周又开始了新的挣扎,真空一样的未来,没办法呼吸。


终于掰扯清楚了,日语课才停了一年不到,果然水平就飞流直下三千尺。幸好还认识“新しい記事を書く”这种【中日亲善标准日本语初级】第二单元水平的短语。

对着电脑坐了一整天,论文一个字没改,文献找不到,书不想看,什么都写不出来,拖延症果然已经病入膏肓,不过乐观的是我从来不缺病友。

讽刺的是对面坐着个学术女,成天嚷着“真羡慕你们写文学”……

于是各种吐槽无力

在到处借卡的时候,突然在抽屉里翻出一张我自己都忘掉的MasterCard,明天去银行看看能不能用,突然有种时来运转的感觉,各路神仙保佑我去了北纬一度不要露宿街头。【话说师姐建议我没有申到宿舍就睡在学生服务中心门口,有前辈这么干,立马给房子住……】
汹涌而来的片假名。。。折腾了这么久也没弄好

山中人

HN:
煮梦子
性別:
女性
春雨山中翠色来。萝门攲向夕阳开。 朝来携伴寻芝去,到晚提壶沽酒回。 身倚石,手持杯。醉时何惜玉山颓。 今朝未识明朝事,不醉空教日月催。

蕉窗夜

01 2019/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月下影

[10/23 BEE]
[10/04 BEE]
[09/13 SUN]
[05/27 SUN]
[05/13 SUN]

弦上音

| HOME
Copyright ©  -- 茜射之空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